无妄之喜

我知道我英文写的不怎么样(汉字也好不到哪去)

但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太甜了啊!!!我就是忘不了我在电影院看到Loki接住瓶盖「I'm here.」这个地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是要死。

昨天去看了《雷神3》

然后

马上就被锤基圈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森的盛世美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到「I'm here.」的时候我真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he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图均源微博,不妥会删。

「我只是想吹一波苏先生hhh」

午后的阳光稀稀疏疏地洒在地面,我蹲在街头的街牌下,阳光刺得我睁不开眼

不远处有自行车,不远处我听到有欢笑声。我看到有一个少年载着一个小姑娘缓缓驶来。少年脸上是肆意的笑,额前的碎发被打湿,我看得不太真切,但少年的笑却夹着阳光打过来。

随着笑声他们近了,少年果然生的好皮囊,我想着不能再看下去,移眼看向后座的姑娘,姑娘的头发被高高束起露出光洁的额头,许是被少年宠的极好,眸子熠熠发光,伸出手去拽着少年的衣角。

我看着他们路过我,携着笑语。
少年回头看,突然冲着我笑,随即敛眸回头,我听到他大声说,
“沐橙,抓紧了啊!”语带三分笑意

遂挺着腰板,稍稍站起,单手持车,迎着微风肆意远去。我兀自揉了揉眼睛,踏着阳光,朝他们远去的方向走去。

【随笔】苏沐秋于伞修于我

请你道歉。什么叫做配角,什么叫做一抓一大把?如果你真的很diss沐秋请不要带上他的tag。删tag道歉。不好意思,我的底线是苏先生,欢迎你撕逼,请你原地爆炸。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原著?苏先生是配角?hhh您心真大脸真大。

落天下:

最初是在伞哥生日前写下的,想在生日的时候放出来,结果生病在医院就忘了……没营养的随笔,单纯用来记录和感慨,不黑不掐。




我最早接触二次元的时候,根本还不知道同人圈这种东西,只会在官方找粮吃,饿了就一遍遍回看原著自己一个人默默舔舔舔。家教是我接触同人圈的开始,让我意识到了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主角控(现在控得不是那么彻底了,因为我不是很接受傻白甜傲娇还总是拖后腿一类设定的主角。如果遇到这类主角,我一般会选择直接弃掉作品。)我也从小就喜欢写文章,所以因为家教我认识了同人圈,然后因为爱好,我顺理成章地就写了第一篇同人文。


全职是我接触的第三个圈子,到我看全职的时候,已经浸淫同人文化两年了,所以全职我刚看了一点,就上网去找同人去看了。看了许多文,不过都没感觉,因为角色形象在我心中还很片面。那时候喻文州在我心里还是个打酱油;王杰希是个面相有缺陷的偏心队长;微草欺压新人让我喜欢不起来;韩文清是谁没听说过;战队名统统没听说过;黄少天在同人文里好聒噪啊连个标点都没有,真是拉低了在原著中建立起来的好感度;周泽楷是谁没听说过……因为同人文都看得一头雾水,所以我就B站找了很多视频看。


而看完视频之后最大的感想——这个频繁出现在所有视频的弹幕中、名叫“伞哥”的人是谁啊?


我不喜欢被剧透,所以我没有刻意去搜。过了几十章看见苏沐秋出场了,我就确定是这个人了。坦白讲虫爹对伞哥的描写寥寥无几,一笔带过,所以我对他也没太大的兴趣。像他这样的配角全职里面太多了,一抓几十个。他之所以这么特殊,只是因为他不在了。人设很空洞,只知道他很有才华,除此之外我当时有一丝惋惜,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叶修,心想要是苏沐秋还在,主角团队应该更厉害。


不过无论如何,我对苏沐秋的起始好感还是比较高的。人都是富有同情心的,况且苏沐秋在同人文化中出现得太频繁,给我一种“只要我也喜欢苏沐秋会在弹幕上刷伞哥QAQ就能迅速融入到这个圈子里”的错觉。实际上,前期我对苏沐秋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每次LO主UP主一提伞哥或者伞修,就有人刷“一口玻璃渣”“太太心真脏”,我还在感叹大家情感真丰富,好感性呀,怎么我内心毫无波动。


那时候粉丝们还是比较理智的,又或者那时候我接触的伞修还不算多。他们会这样留言、刷这样的弹幕,主要原因还是因为UP主或者文手画手的作品,确实是悲情的。


苏沐秋第一次给了我悲哀的感觉,是在后期的原著中,“如果人生有很长”,看得很难受也很惋惜。这种感情在后来因为轮回的双一组合,逐渐发酵为了不甘心和优越感。优越感是觉得,你们这些人根本没有见过真正的枪战组合,你们也不会知道苏沐秋和叶修加在一起有多厉害;不甘心则是因为,要是苏沐秋还在,哪还有你们这么多戏啊?全都靠边站。这两种感觉在看文后期的时候很强烈,因为那时候我不喜欢周泽楷也不喜欢孙翔。前者是一个抢了主角“荣耀第一人”的龙套小鲜肉(我承认我对周泽楷的好感都是靠同人文刷出来的,看原著的时候完全是把他当成阶级敌人来对待的),后者干脆抢了主角的账号卡。要不是因为小周的人设不给他招黑(现在想想小周的人设真妙啊),我恨不得在决赛的时候冲到兴欣看台上朝下喊“给我干死那对最佳组合!他们不是牛逼吗!打得他们叫爸爸!!”


对我就是这么护短这么没素质(。


后来一切尘埃落定,叶修果真把他们打倒跪下来叫爸爸(并没有),没有苏沐秋的叶修也拿到了冠军,我对伞哥的惋惜也很快就烟消云散了。但是当年的不甘心在我心里印刻了很久,所以在我写《如果有如果》的时候,我把本应该是个NPC的苏沐秋给写成了活生生的人,我让他和叶修一起站在比赛场上,让他拿到那个37连胜。


写文期间,虫爹发布了第三本《巅峰荣耀》,讲述了双核时代。尽管作者无论是在正文还是番外中都没真正描写过伞修橙三人当年的窘迫生活,但是两个为了生活费在网游中打拼的少年还是十分令人动容的。写手的脑洞都很大,我想了想他们三个孩子可能会吃过的苦、经历过的挫折,就心酸不已。最重要的是,其中有一个少年一路坎坷,却在即将触摸到光明的时候,从人生的道路上消失了。


当时的这篇番外,让我无论如何也想给秋木苏和一叶之秋并肩作战的机会。尽管自己文力不够,技能也记不住几个,还是回头翻找了几个小时,写出了炮灰文里面的全明星赛场。我记得当时评论区有个姑娘留言说我当时用的那句“双核时代”很奇怪,whatever,反正我就是要让双秋闪瞎所有人的眼,让所有人看见原本属于这对组合的光芒。


写《如果有如果》的时候,一共涉及了六对叶受CP,我比较水性杨花,写一对爱一对,对大家的感情很平等。一定要说哪里偏心,就是写黄叶的过程中激发了自己的黄叶魂。炮灰文最后完结的那篇番外似乎感动了不少读者,哦当然我自己也很感动,因为那是我一开始没想到的效果。我给伞哥单独来了一篇10000+的番外不是因为他是我钦定的攻,也不是因为我偏爱他,他的福利在全明星和后来叶修的表白那里就结束了。我写《奇迹》的主要原因,还是为了解开全文的伏笔和谜底,除了伞哥,其他人也不知道真相啊!


可以说,我写炮灰文的时候,应该是我最心疼苏沐秋的时候,也是我最喜欢伞修的时候。原本大结局就是伞哥跟着整个虚假世界一起消失了,因为写文写出了感情,我于心不忍,于是把他留下来了。后来我还甚至写了一篇伞修伪BE30题,虽然段子不能算文,但是我写的短篇真的不多,能轮到伞修说明我真的还挺喜欢他们的。


然后从此之后,我对伞修的感情就彻底走向了下坡路,甚至可以说但凡能屏蔽关键字的地方,都被我加上了“伞修”。


这当然是有原因的。原因最开始就是起始于炮灰文的番外《奇迹》,很多人都在刷伞修CP,让叶修和伞哥在一起,或者干脆认为叶修已经选择了伞哥。尽管我反复解释了三四遍,叶修没有抉择,他对每个人都有好感,可能最后会选择其中一个,也有可能一个也不选,找个姑娘家结婚,过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生活——但是依然有很多人执意认定伞修就是在一起了,甚至揶揄我是披着all叶写伞修。当时看到这里挺无奈的,还有点生气,有点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自己那篇番外是写对了还是写错了。不过不可置否,那时候就产生了再也不想写伞修的念头。


因为伞修真的太值得读者感触和同情了。但凡文中有一点苗头,这对CP的支持率往往要远胜其它CP。


炮灰文写完之后我沉寂了一段日子,那时候刷了不少全职相关视频,然后又给了我一种刚看全职视频时候的感觉:有关伞哥的弹幕,还真是无处不在……任何一个角色,任何一个CP的粉,都没有像伞哥/伞修这样活跃过。这个时候甚至已经变本加厉,不管文手写手UP主的作品如何,是HE是BE,直接认定玻璃渣,评论QAQ。那时候还见到一句很寻常的句式,“写伞修的心都脏”,“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我:????????


emmmm这个戏加得有点多吧。我发现了,在那些刷黄叶周叶甚至别家CP的粉丝心中,大都数都是在自娱自乐,还是能分清原著和同人的区别的。然而在部分伞修粉心中,伞修大概就是官方钦定的CP?各种场合刷得理直气壮毫不含糊,有一种“我是正宫我怕谁”的强大……蜜汁自信。


有一些粉丝的自我代入感还很强,我记得当年汝子画过一条条漫,当中一格是叶修和电脑结婚(),结果电脑屏幕愣是被几个姑娘脑补成伞哥遗像(?),自顾自地评论留言哭泣,后果可想而知,犹记得她似乎再也不画伞修了?太遥远记不得了。反正围观了全程的吃瓜群众表示很无奈,一个劲加戏加戏,搞得最后连粮都没了。


要说写炮灰文的时候,因为确实有伞修的戏份,且伞修也确实有最后在一起的可能,导致粉丝认为《如果有如果》就是伞修,那我也只好勉强认同,毕竟是我自己写的。为了避免这种状况再次发生,一年后我开始更新《夜修》的时候,试图从一开始避免闹心的事发生,干脆设定伞修纯友谊。


因为《夜修》中伞哥戏份不多,而且都是回忆杀,所以可能表现得不是很明显。但是在为数不多的镜头中,我没有一次描写过苏沐秋喜欢叶修,甚至连暗恋都没有。梦中也好回忆杀也好,苏沐秋更关心的都是苏沐橙。背景也解释得很清楚,那些年两个孩子都在吃苦,为了活下去而艰难地前行着,哪还有什么心思去想什么风花雪月。而在全文中我不止一次说过,叶修喜欢过三个人,王杰希,黄少天,周泽楷。误把叶修初恋当成方士谦,看完番外一之后甚至跑过来质问我是不是我中途改了CP的我都能一脸黑线地理解一下,但是伞修?伞修?伞修???这CP我从一开始就没设定过啊!


后来我发现好像不是我写得有问题,而是有些姑娘心中有个根深蒂固的想法:只要苏沐秋出场了,这篇必有伞修。


虽然我觉得是因为大部分ALL叶文中只要写到苏沐秋就有伞修的戏份,但是……不好意思这个锅我们ALL叶不背不背,你理解是你理解,但是作者的意思都摆在这里了,我甚至直接申明苏沐秋和叶修在《夜修》中没有任何恋爱方向的感情,你总不能还罔顾作者本人的意愿吧?


嘿,还真能。


写夜修的时候我断更过两次,两次断更都是想弃文,弃文不是因为自己不想写了,是被气的。这个气也不是突然产生的,而是积累很久的,然后其中80%都是来自伞修相关的评论。印象最深刻的两条留言,因为时间太久只记得一个大概:1.有个姑娘说一开始看见我写苏沐秋,认定此文会有伞修。她等啊等,到最后却发现此文真的是周黄叶(?),而且伞哥死了伞修不存在,于是心情复杂问我怎么办。我不知道你该怎么办,但是我很想哭。2.另一个姑娘执意认为《夜修》中有伞修,作者你怎么设定是你的事,反正我就是这么理解的,并且坚信伞修之间有爱情。我不欲与她纠缠,干脆删了评论拉黑,结果姑娘又在自己空间发言说我无故删留言且诋毁她,还说这文她会继续追下去有不好的地方会继续指出。按理说LOFTER这么大,每个人都有权利在主页写你想写的,随便发表看法,但是……人家怕我看不见,居然还打了TAG@我。当时我真是被噎得泪流满面,无处话凄凉。


反正我那时候真是生了很久的闷气,原本写文纯粹是用爱发电,这下好了,爱直接被浇灭了,还写个毛。但是想起之前承诺过永不弃文,气消了之后还是回来写了,只不过为了避免更多幺蛾子,郑重发誓:大家不用猜测我文里有没有伞修了,有生之年,我都不会写这个CP的。


……这真的没啥用,大家看不到的……我都没想到《爱修不修》第一章里有那么多人猜伞修。那时候的心理就是,刚发了一个序章然后我已经想弃文了。


不得不说我当时看到《夜修》里那两条评论的时候,真的有些开始讨厌伞修这个CP了。我不会针对苏沐秋,以后我还会在文里写他,我也依然喜欢他,但是我确实对这对CP再也喜欢不起来了,官方发糖我都不会吃的。


后来《夜修》完结,全职动画化,火了,全职视频多了,在我的视野中,有关伞修的弹幕和留言就变成了无处不在无缝不钻无孔无入……而且很多都是强行加戏的那种。B站一个ALL叶视频,大意是老韩小周大眼少天文州争老叶的剧情,最后问老叶选谁。老叶说那我都要了,团团圆圆的ALL叶结局,结果这时候弹幕上来了一句【我选的那个人,他在南山】


我:………………………………


感谢这位人才,让我继“伞修”“伞哥”“沐秋”之后又多了一条新的屏蔽词,“南山”。


在那之后,微博有一次转起了一个小段子,可能不少姑娘也看过,是双叶的。结果评论区居然来了一句【叶秋:哥哥嘴里的阿秋,从来都不是我】


我:……………………………………屮艸芔茻……人家博主连“阿秋”两个字都没提过,你是怎么脑补出这么多的?


从此我的屏蔽区连“秋”都放了进去,叶秋的名字也被迫从我视野中消失()




其实作为一名ALL叶写手,我可以理解为什么总要刷一发伞哥。我自己的见解和经历是在ALL叶环境下放个伞修,当个催化剂,既刺激了攻,加速了感情发酵,又不容易引起修罗场,基本上就是虐虐小攻做以调味,未必创作者真的就是伞哥或者伞修粉。但是如果创作者没有提到伞哥,希望观众就不要KY擅自给伞哥加戏了好吗orz真的真正的真的很煞风景还很容易引起反感。


这个随笔其实没有任何意思,只是我个人经历与喜好,憋得时间长了就不吐不快,不求认同也不想引战。最多被人看见了,就是阐明一个“我作为一个喜欢伞哥的人为什么不写伞修甚至不想在自己的评论区看见这两个字”的中心思想。不吹不黑,我还是很爱苏沐秋的……仅限于原著和自己文中。不是自恋啊,而是伞哥的人设比较模糊,每个人写出来的伞哥都是有差别的。我当然也是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写的,所以只有自己脑补出来的才是自己最喜欢的呀。


最后迟到了很久的生日快乐to苏沐秋!

「苏沐秋×我」初次见面一直爱你

苏沐秋×我向

我和我老公来秀恩爱了

修伞亲情向

ooc归我,苏先生也归我

 

让我再看你一眼

从南到北

---《安河桥》

 

“亲爱的用户,您好。您确定要进入书中的世界?”

“是的。”

“哪怕只有几天且不留痕迹?”

“是。”

 

第一天。

 

我该想想见到苏先生应该说什么。

 

见到苏先生我应该说什么?在线等有点急,因为我马上就要等到苏先生了。我该说什么啊?“沐秋,你好?”不行不行太像陌生人了。“沐秋,好久不见?”不行不行客套什么啊。“苏苏,好久不见啊!”不行不行太亲近了。

 

“嘿!”

 

我冷不丁地被拍了一下,惊悚的表情还没有收回就看到了站在我身后的苏沐秋。苏先生今天穿得很日常,就像是来和一个久违的老友出来吃饭一样。

 

但是我很不小心地闻到了他身上的烟味。我盯着他的眼睛,歪着头突然笑了。之前所有的紧张都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消失了,一切都不重要,我的眼前只剩了他。

 

“苏先生。好久不见。”我听见自己说。

 

 

第二天

“苏先生,你的生日快到了,你还记得吗?”

“啊!啊?什么啊?”苏沐秋把耳机拿掉。我看到叶修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我想了想,“苏先生,我饿了。”

 

苏沐橙把我们召集起来说给沐秋一个生日惊喜。“惊喜?给他大儿子升级?”叶修叼着烟含糊不清地说。“叶修哥请你走开。”苏沐橙扶额。“我觉得吧,要不让联盟其他人都来,开个生日party?”我弱弱举手。

 

“嗯?挺好的我感觉。”苏沐橙点了点头。“不行。光黄少天一个人就像一群人,还是别了别了,而且老韩那张脸生日看到真的好吗?”叶修敲了敲桌子。

 

“听哥的,就给他大儿子小儿子升级好了。”

“不行。哥哥的生日要认真对待。”

“附议。沐橙姐,我们先给苏先生定蛋糕吧。”

“好的。叶修哥,你自己一边去。”

“那哥去给沐秋刷本。”

 

第三天

“沐橙姐啊,我想给苏先生买很多个礼物,算是补齐以前的礼物了。”我突然说。

 

“啊?那太多了,哥哥一定不会同意的。而且哥哥一定会抱怨你乱花钱的。”苏沐橙蹙了蹙眉。

 

“这样吗...可是我好想参与苏先生的每一个生日啊,想给他补齐以前的礼物啊。”我有些泄气,“但我更不想苏先生不开心。”

 

“比起这个,我都忘了问,你为什么一直叫哥哥‘苏先生’呢?”苏沐橙像是发现什么有趣的事。

 

“因为啊,苏沐秋是粉丝们的苏沐秋,哥哥是你的哥哥,沐秋是叶修的沐秋,那只有我叫苏先生,那么苏先生就是我一个人的苏先生啦。”我低着头摆弄着东西。

 

“苏先生苏先生。明天反正你也不用训练,我们出去逛逛吧?”我默默靠近苏沐秋说。“嗯?”苏沐秋有点迷茫的样子。“好不好嘛,苏先生。”我赶紧蹲下身子仰头看着他。

 

“.好吧好吧。”苏沐秋有些无奈的说。“我就知道苏先生不会拒绝的。”我有些飘飘然。“得了吧,那是明天没有更新的boss,训练又做完了,联盟没有什么事情,他才陪你的。”叶修端着茶杯从门口进来。

 

我选择性地忽视了他的嘲讽,在手机上给苏沐橙发了一条短信。

“沐橙姐,计划通。你们要好好准备啊”

 

第四天

“苏先生啊,你觉得这个好看不?”我拿起一款男士耳钉。对比了一下苏沐秋,并且在脑海里自动合成了一个苏沐秋。不得了了,苏先生太好看了要藏起来。而且打耳洞?不行不行太痛不舍得。

 

苏沐秋站在一旁,脸上架着夸张的墨镜。苏沐秋的墨镜被叶修熬夜时不留神一屁股给弄坏了。但是出门不能不带墨镜,没办法只好去找苏沐橙借了一个,而且苏沐橙还特别好心地赠送了一个口罩,嗯,少女粉。

 

苏沐秋似乎有点懊恼出来了。我有些愧疚,“苏先生,你是不是不开心啊,你可以不用陪我的,你如果不开心我会更难过的。”闻言苏沐秋摘下口罩冲我笑,墨镜也遮不住他眸子里的流光,继而凑到我耳边说:“没关系的。我很开心。”

 

猝不及防被接近,我整个人都僵住了。耳朵尖唰地红了,我点了点头,把手中的东西放下。笑话,这些东西怎么能有苏先生好看。

 

“苏先生我们去咖啡厅坐坐吧?”我承认,这是我的小心思。一直想和苏先生面对面坐着。

苏先生长得是很标致的,这点不用我说,如果到荣耀论坛去发帖“理智讨论苏沐秋到底有多帅”那么回答列满整个论坛也不为过。此时此刻我坐在他对面,脑海中居然只能想到

 

“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

 

不禁懊恼,怪自己学识浅薄无法描绘出苏沐秋的美好。

 

歪着头想了想,随意地搅动咖啡,抬眸,

“苏先生呐,你会忘了我吗?”

对面的人则抬臂轻敲我的脑袋,双眸里盛着的满满当当都是坚定,

“想什么呢,别天天想着不切实际的。”

 

第五天

“快快快,你们都准备好给哥哥的礼物了吗?”苏沐橙有些焦急。

“有啊,哥准备了稀有材料和爱的拥抱。”叶修抢先。

“有啊有啊,不过不能说哦。”我默默低头。

“行了,叶修哥我不会告诉刚刚你又抽烟了的。”苏沐橙背过身子。

 

“嗯?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抽烟?叶修?!”苏沐秋拎着菜进门。“!对!哥哥,叶修哥今天抽烟了!”苏沐橙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连忙抖出叶修。

 

“?沐橙你?”叶修则赶紧收拾罪证,正襟危坐。“行了行了,今天放过你们。”苏沐秋挥了挥手。

 

我起身去帮苏沐秋,却被他按回来,“你可别帮我,你万一像上次沐橙和叶修那样,一个人把递给我的盐递成了糖,一个把碗打碎几个,那可怎么办啊。”

 

“咳咳,我去看看野图boss”我看到叶修极其不自然地坐直了身体。我暗自笑了他一会,摸了摸鼻子,“苏先生啊,我可以看你做饭呐。我不乱动的。”苏沐秋抽出买的芹菜,轻轻敲了一下我的头,“沐橙也是这么说的。”

 

新鲜的芹菜上还有些许水珠,这下全落尽我的头发。我也不甚在意,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苏先生忙里忙外。“所以说,会做饭的男人最帅。”我默默发出感叹。

 

“那是肯定的,”苏沐橙点了点头,“不过其实哥哥刚开始学做饭的时候,我们都还很小,他做的也没有现在这么好吃,但是,当时我们没有钱,又只剩了彼此。哥哥说女孩子的手不能沾油烟,会不好看,所以这些事都是他在做。那个时候我们都是把好吃的不好吃的都尽数咽下,再然后就一直到现在。”

 

第六天

“苏先生,我们来玩踩影子的游戏吧?”我暗搓搓地说,“沐橙姐,叶神也一起来吧?”

 

“嗯?可以啊。”苏沐橙很快就同意了。叶修则在苏氏兄妹的威逼利诱下同意了。“呐,你们先跑,我去踩你们的影子。”我蹲下系鞋带,跃跃欲试。

 

“好啊!”苏沐秋喊道。等等,喊?我猛然抬头,发现他们都已跑远,我赶紧站起身子,默默嘀咕了一句“果然是心脏”。

 

我撒开步子,大步向他们奔去。昏黄的灯光将他们的眉宇染上一层柔和,我小心翼翼地停在苏沐秋的影子前面。“苏先生啊,如果我们之间有很多很多米,那么我走了需要的99%,那....”

 

我还没说完,苏沐秋就走向我,揉了揉我的头发,“那么剩下的部分我来走好了。”

 

我连忙退后一步,阳光恰巧撒了三人的身上。我盯着他们,看到他们脸上都多少有着笑意。三人的站位很有意思,苏沐秋站在苏沐橙前面一点,叶修则又站在苏沐秋前面一点,苏沐橙却不甘最后,要站到他们的旁边。

 

两个兄长在前微微护住苏沐橙,苏沐橙则站在他们中间偏后,她可以独当一面,也可以缩在港湾。

 

 

第七天

最后一天了啊。

 

苏哥哥生日。

我负责将苏沐秋带到房子里。“苏先生呐,你可千万不能睁眼!”“好好,你们又整什么幺蛾子?”

 

叶修难得正经,站在那里捧着一个礼品盒,将它慎重放在苏沐秋手中。我看着叶修脸上无比认真的表情,有些好奇。

 

我以莫名其妙的理由缠着苏沐秋让他送我回家。我们走在街上,月朗星稀的天空让我心情挺好,我开始好奇叶修送了什么。

 

苏沐秋拗不过我,只能告诉我。“就是一款手工制作的小的千机伞。”

 

我有些惊讶,这就是叶修说的“给小儿子升级”?我忍不住笑,真是的,难怪那个时候回答那么不正经,原来是有了要送的东西啊。

 

“行啦,苏先生就送到这个路口吧。”十字路口处,我站定,看向苏沐秋。“不行,你一个人回家我不放心,”苏沐秋坚持说。

 

我坚持了一下,苏沐秋有点无奈,再三嘱咐我到家一定要先打电话给他。苏沐秋不放心地转身,走出几步又回头看我,认真地说:“记住了?”

 

我点了点头,苏沐秋终是转身,和着这傍晚的微风,一点点消失在黑夜里。

 

“苏先生!”我突然大喊。“什么事?!”苏沐秋站定,在黑暗中同样喊回来。我眯着眼睛,喉咙突然哽住,眼泪止不住往下掉。我胡乱地擦了几下,“没什么!就是想叫叫你!再...见吧!”

 

“明天见!”终已不顾。

 

我看到他终是消失在黑夜,消失在我眼前,我突然蹲下来,嚎啕大哭。

 

苏先生啊。我也是想和你“明天见”的。其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说错话了啊,我要说的不是好久不见,我要说的是“初次见面,我很爱你啊。”

 

“哥,这些零零碎碎的小礼物是谁送的啊?又不贵还挺实用,诶?哥你看,这上面写着‘一岁的你生日快乐’这上面...”

“嗯?我也不知道啊?谁送的啊?”

 

 

如果我们之间有一万米,

那让我先走九千九百九十米,

剩下的十米,留我远远看着你。

 

end

苏先生1021生日快乐。

我爱你。